但是站在現代企業家的角度去思考,如果做出來的產品只是做血壓檢測,就沒有必要花費這么高的成本,企業家更關注,這款產品能體現的價值。

比如:它作為醫療機器人,作為數據終端,它需要信息采集,各種各樣的檢測數據,還要有解決這些數據的端口,只有這樣的產品才會體現出價值。

設計師在設計產品的過程中,除了站在企業家的角度去設想外,還需要站在營銷的角度去衡量。深圳產品外觀設計

任何產品形狀設計都有他的意義,這意義要怎么體現要事先規劃好,如果把兩個不相關的產品結合在一起,有時候不但體現不出意義,反而還存在矛盾。

比如深圳市垂直空間產品設計公司(以下簡稱:垂直空間)展示的管家機器人“虛擬娃娃”,其外觀在這次1號機器人網交流會上評價也很高。

但是就是因為把兩個不相關的產品結合在一起,讓在座的企業不能認同。

站在設計師的角度去創造很合理,因為機器人可以具備投影儀和空氣凈化器的功能,其設計的整體外形也很完美。

機器人的頭部可以隨意取出單獨放置,其頭部也有投影儀的功能,可充當屏幕。下半身設計可充當空氣凈化器,可以在房間隨意走動。

但是站在企業家的角度,這款產品到底是定位投影儀還是空氣凈化器,把兩則結合自相矛盾。

深圳產品外觀設計

過去的產品是功能越多越有價值,但是現代用戶價值觀已經完全不同,更偏向于實用性,所以企業更注重的是,圍繞一個痛點設計,把這個功能做到極致。

站在營銷的角度去衡量,最忌諱的就是一個產品附帶太多的功能,功能A不行,就加一個功能B,再加一個功能C,這樣不旦不能把產品做到極致,結果因為你的產品附加功能太多,反而賣的更貴,那相比一個專業解決一個痛點的產品而言,你這款產品相比顯得沒多少價值。

所以反過來再看這款機器人,你是突出投影儀還是空氣凈化器,如果空氣凈化器是附帶產品,那你怎么去跟專業空氣凈化器競爭,專業的空氣凈化器,在家里可以自動發射信號,反饋家里哪里PM值超標就去治理,讓用戶回家感受的是干凈的空氣。

茶葉蛋機器人CEO陳午說:“我們想要的產品,就是專門圍繞一個痛點去做的,所有的附加功能必須提升這個痛點。”

所以對于設計師而言,產品外觀設計,不光是好看,所有附撘的設計,必須是與主要的功能相融,真正做到讓產品一加一等于二。

友悅董事長李紫貴說:“對企業而言,設計機器人最重要的是,機器人要實現什么功能,只要看到特征,功能決定了,那產品的外形也就確定了。”

另外人形機器人是不是我們追逐的目標,也激起討論。每個人對人形機器人偏好不一,但是人形機器人目前還不實用。深圳產品外觀設計

特別是雙足的設計,以現階段技術去驅動雙足還存在局限性。

深圳洛斯奇工業設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洛斯奇)展示的人形雙足機器人激起很大討論,外觀設計很不錯,甚至可以與國外的機器人作品比較,但是實用性不強。

在座很多企業質疑,這種產品目前做出來能做什么。

特別是雙足,就算做出來,以目前的技術讓其走路還是不能穩定,企業家們擔心一旦電機斷掉,機器人就會往前倒,萬一砸到家里的小孩與老人怎么辦?安全性還不是很可靠。

中智物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智物聯)機器人事業部總經理彭勛祿說:“現在全世界機器人企業做成雙足行走的機器人也很少,而且也沒有必要,以目前國內的技術,企業更偏向于輪式移動的方式。”

目前各種各樣的機器人進入市場已有一段時間,從市場的表現來看,一些企業的心態也發生轉變。

以目前國內的技術,機器人還是不能承載太多的功能,功能承載的越多,給客戶的希望越大,最終產品推向市場后的壓力也越大。深圳產品外觀設計

中智物聯彭勛祿說:“我們主要是針對安防領域,在安防領域我們只尋求一個點突破,而且是做減法,把原來承載太多的功能縮減,因為功能越多,給自己挖的坑也越多。”

特別是一些商業中心,“以目前的技術,機器人要盡量做到小型化,商業中心對機器人是不是人形機器人不太看重,他們更擔心機器人太高,萬一倒了砸到人怎么辦?”彭勛祿說。

企業在設計產品的過程中,更多是反映用戶的需求,而設計師是站在設計的角度去審美產品的外形。

所以在創造產品的過程中,是需要設計師與企業一起探討,不斷磨合的過程。深圳產品外觀設計

現代企業在產品設計上越來越注重家族產品的基因,都希望后續的產品都有一個迭代。

從第一代產品面世后,后續產品都是在第一代的基礎上進行再深造,因為時間長了,用戶會有一定的識別度,在企業家心理,產品才是最好的廣告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