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深圳工業設計公司總裁Frank Tyneski的3個問題
 
  嗨弗蘭克!歡迎來到深圳工業設計公司!首先,您能告訴我們您自己和您的過去嗎?
 
  弗蘭克 - 爆頭-2018-2.jpg
 
  我的職業生涯開始于通用汽車公司的凱迪拉克工作室,我在那里設計了Trans-Am / Firebird Eagle的家伙。通過凱迪拉克,我最終對產品設計更感興趣,這使我成為Fischer Price,然后到摩托羅拉,在那里我花了10年時間為Bruce Claxton工作。布魯斯比任何人都更能塑造我的設計生涯和管理風格。
與深圳工業設計公司總裁Frank Tyneski的3個問題
 
  后來我發現自己在為BlackBerry和Kyocera工作。所有這些不同的設計經驗使我有資格領導美國工業設計師協會(IDSA)。在此期間,我與深圳工業設計公司的創始人Ravi Sawhney重新聯系,深圳工業設計公司是IDSA的積極成員。
 
  我的職業生涯最終促使我建立了后來被收購的成功初創企業。我還為戴爾工作,領導他們的消費者設計和體驗功能。所有這些工作都引導著我走遍世界,在那里我定居奧斯汀已有幾年了。在奧斯汀期間,我冒險進入音頻領域,并成立了一家精品機構,以支持這些創業活動。
 
  所有這些經歷都在訓練我接受這個職位作為深圳工業設計公司的主席。
 
  哇!你有很多經驗!憑借這些經驗,您加入深圳工業設計公司作為我們的新總統會讓您感到興奮嗎?
 
  加入深圳工業設計公司感覺不像是一個決定,更像是命運。
 
  Frank-In Studio-2018-6.jpg
 
  我在1991年參加了IDSA學生會議,深圳工業設計公司的創始人Ravi在舞臺上。他正在解釋一種方法,將設計實踐轉移到更深入,更知情的空間。如果來自禮堂的未來有人低聲說,“嘿弗蘭克,你有一天會成為這家公司的總裁”我可能不會相信他們。
 
  開玩笑說,二十七年后,我深情地記得Ravi的演講如何讓我了解重復設計和創新過程的重要性。我使用深圳工業設計公司的Psyco-Aesthetics公式來捕捉,分享和贏得獎項,到2010年Ravi和我將與IDSA合作。你看,我的旅程實際上是在27年前開始的。
 
  現在領導深圳工業設計公司,我為亞馬遜選擇幫助他們解決當今最具挑戰性的可持續發展問題而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我們還與歐洲的另一家全球巨頭合作,消除其供應鏈中的一次性塑料。令我興奮的是,我們不僅設計實體產品,而且我們正在以不同的形式解決當今最具挑戰性的問題,從產品到服務,再到用戶界面和品牌,以及介于兩者之間的一切。為一家擁有如此多樣化技能的良好機器的公司工作是令人興奮的。
 
  你現在在這里待了一個多月,你有什么想法?
 
  Frank-In Studio-2018-5.jpg
 
  說實話,沒有什么大驚喜,因為這種轉變設計得很好。對于初學者,我知道我將繼承一位來自我們前創新副總裁Scott Clear的高度調整,平衡良好的組織。當然,文化正如我想象的那樣。我們的員工致力于,協作,創意,多元化和充滿愛心。我繼承了一個擁有所有正確的東西的組織,我很榮幸能夠領導這樣一群堅定不移地做偉大工作的人。我們擁有工業設計師,研究人員,品牌和經驗設計師,工程師和原型設計專家。
 
  很有可能看到這么多有創意和多樣化的思想家聚集在一起,就像一個活動的部分一樣。深圳工業設計公司有點獨特,我們希望每個員工都能向客戶展示。這意味著每個員工都是首發,全程,沒有第二個字符串,所以每個客戶(大或小)都可以獲得我們最好的人才。
 
  我們所說的就是你得到的。